欢迎光临国际人力资本网
Login
地产 金融 重工 连锁 能源 制造 电子商务 文化旅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奇正电子期刊
导航列表
高端职位快速检索
  • 职位
  • 年薪
  • 地点
300万以上
100~300万
50~100万
30~50万
奇正电子期刊
第451期沙龙:中信证券骨干陨落,徐刚等4人被指涉内幕交易

讨论议题:

1、您如何看待 “中信证券骨干陨落,徐刚等4人被指涉内幕交易”?

2、玩钱的金融精英,如何避免掉进“钱眼儿”里?

2、纵横职场的精英人士,如何确保能平安退业?

 

案例导读:

  830日,中信证券4名高管因分别涉嫌内幕交易、伙同他人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分别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以及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

您如何看待此事?玩钱的金融精英,如何避免掉进“钱眼儿”里?纵横职场的精英人士,如何确保能平安退业?

    欢迎走进第451期奇正管理沙龙,放飞思想,脑力激荡,共同探讨 “中信证券骨干陨落,徐刚等4人被指涉内幕交易”的话题。


本期案例

 

中信证券骨干陨落,徐刚等4人被指涉内幕交易

      信息链接:

 中信证券是券商行业当之无愧的“一哥”,在成立二十周年之时,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46岁的徐刚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和南开大学,1998年加入中信证券,2003年开始担任中信证券研究部行政负责人,在他的带领下,研究部多年蝉联最佳研究团队第一名。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前,徐刚分管中信证券后台、IT以及清算业务,同时继续分管研究部。

与徐刚同年的刘威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曾负责过公司的固定收益部,投资银行管委会等部门,目前担任金融市场管委会主任,负责公司资本中介业务。

45岁的房庆利1997年加入中信证券,先后在研究部、总经理办公室等部门工作,此后主管融资融券和PB(主经纪商)业务,他所负责的业务连续排名市场第一。在进入中信证券之前,房庆利曾在《金融时报》任职。接触过房庆利的记者回忆说,他为人谦和,对记者也很友好。

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信息,徐刚、房庆利和陈荣杰是涉嫌实施内幕交易,不过,中信证券及前述相关部门并未披露具体的案情,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有消息称,上述三人涉嫌利用亲友的证券账户实施内幕交易,不过,消息并未得到相关方的证实。

中信证券成立于1995年,最初在名噪一时的大券商中,算不得第一方阵。2003年在董事长王东明的带领下,中信证券已经完成上市,随后,背靠大股东中信集团和不断的并购迅速崛起。

626日起,A股开始巨幅下跌,国家为稳定市场出手救市。作为券商界“一哥”,中信证券成为本轮救市的先锋。

74日,21家证券公司召开会议,联合承诺,以20156月底净资产15%出资,合计不低于1200亿元,用于投资蓝筹股ETF;同时上证综指在4500点以下,证券公司自营股票盘不减持,并择机增持。21家券商中的领衔者即为中信证券。中信证券负责人还曾公开表示“失灵的市场就要救助”

1200亿救市资金由证金公司统一管理。一位市场人士表示,证金公司本身不能直接参与交易,这些从券商和银行方面凑过来的钱,得通过券商的人下单来买。

中信证券旗下四大营业部在“股灾”期间疯狂护盘给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

据媒体统计,4家营业部在7月分别登陆龙虎榜222次、83次、195次和237次,分别累计买入370.53亿元、120.23亿元、328.74亿元、265.28亿元,总耗资过千亿。

与此同时,证监会和公安部门也开启了史上最强的监管风暴。825日,《证券日报》发表评论称,一些机构“把心思放在赚国家稳定资金的钱上边”,当日,中信证券多名高管即被公布协助调查。

因此,市场有猜测,中信证券多名高管涉嫌内幕交易或与救市资金有关,不过,上述消息并未得到相关机构和部门的回应和证实。

 

嘉宾观点

 

孙承龙:各位嘉宾晚上好,欢迎各位来到第451期奇正管理沙龙现场。首先请张晏溪作启动发言。

 

张晏溪:

      中信证券是券商行业当之无愧的“一哥”,在成立二十周年之时,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46岁的徐刚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和南开大学,1998年加入中信证券,2003年开始担任中信证券研究部行政负责人,在他的带领下,研究部多年蝉联最佳研究团队第一名。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前,徐刚分管中信证券后台、IT以及清算业务,同时继续分管研究部。与徐刚同年的刘威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曾负责过公司的固定收益部,投资银行管委会等部门,目前担任金融市场管委会主任,负责公司资本中介业务。45岁的房庆利1997年加入中信证券,先后在研究部、总经理办公室等部门工作,此后主管融资融券和PB(主经纪商)业务,他所负责的业务连续排名市场第一。在进入中信证券之前,房庆利曾在《金融时报》任职。接触过房庆利的记者回忆说,他为人谦和,对记者也很友好。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信息,徐刚、房庆利和陈荣杰是涉嫌实施内幕交易,不过,中信证券及前述相关部门并未披露具体的案情,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有消息称,上述三人涉嫌利用亲友的证券账户实施内幕交易,不过,消息并未得到相关方的证实。中信证券成立于1995年,最初在名噪一时的大券商中,算不得第一方阵。2003年在董事长王东明的带领下,中信证券已经完成上市,随后,背靠大股东中信集团和不断的并购迅速崛起。自626日起,A股开始巨幅下跌,国家为稳定市场出手救市。作为券商界“一哥”,中信证券成为本轮救市的先锋。74日,21家证券公司召开会议,联合承诺,以20156月底净资产15%出资,合计不低于1200亿元,用于投资蓝筹股ETF;同时上证综指在4500点以下,证券公司自营股票盘不减持,并择机增持。21家券商中的领衔者即为中信证券。中信证券负责人还曾公开表示“失灵的市场就要救助” 。1200亿救市资金由证金公司统一管理。一位市场人士表示,证金公司本身不能直接参与交易,这些从券商和银行方面凑过来的钱,得通过券商的人下单来买。中信证券旗下四大营业部在“股灾”期间疯狂护盘给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据媒体统计,4家营业部在7月分别登陆龙虎榜222次、83次、195次和237次,分别累计买入370.53亿元、120.23亿元、328.74亿元、265.28亿元,总耗资过千亿。与此同时,证监会和公安部门也开启了史上最强的监管风暴。825日,《证券日报》发表评论称,一些机构“把心思放在赚国家稳定资金的钱上边”,当日,中信证券多名高管即被公布协助调查。因此,市场有猜测,中信证券多名高管涉嫌内幕交易或与救市资金有关,不过,上述消息并未得到相关机构和部门的回应和证实。   

 

孙承龙:

       感谢张晏溪女士的启动发言,下一个环节有请我们这里面的嘉宾针对我们今天讨论的三个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首先我们有请宋立欣顾问。

 

 

 

 

 

宋立欣:

       我的观点可能和媒体不一样,这是我私人观点。首先讨论一下为什么大跌,我先给大家说几个数据,98日,8月份出口下降6.1%,进口下降14.3%8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47.1,创了20093月以来的最低。股市下跌是正常的,36月的疯狂是不正常的,因为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全球经济低迷,除了美国以外,A股大涨才是奇怪。第二点,高杠杆的配资,炒股机构规模非常大,配资情况到615日,市场的配资达到4.8万亿,到了712日配资额只剩下2.8万亿,同样的一天615日在期货市场出现空单。为什么跌?第一,大股东减持,57日到大股东套现卖出3.2万亿,2014年一年减持3.66万亿。高管减持,上交所45月高管一共减持122亿,到了5月份上证平均市盈率28倍,有大盘股、银行股等等,这是平均的。深交所主板45月高管减持109亿,市盈率是65倍,中小板减持628亿,平均市盈率是85倍,其中5月份一个月减持182亿。创业板到5月份市盈率是150倍,45月高管减持443亿,5月份减持144亿。这几个数据一公布大家就知道了,其实大跌是正常的,为什么呢?我们是一个法制国家,一直想建立法制国家,法制社会的基石是什么,法无禁止既可为,法无授权不可违。开的期货空仓指数允许做空,一边大股东减持、高管减持,查配股资本流出。现在实体经济非常困难,我老用一个指数就是经理人采购指数,暴跌是必然的。5月底的时候水皮和李大肖说是梦盈率,许小年说这次股市的疯狂看你们怎么首场。611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一篇文章,如果你还爱A股告诉你快跑就时候。613日金融时报一篇文章高盛把秘密武器搬入中国——跑的快。在一个法无禁止既可为,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国家,中信证券有内幕交易我不认可,为什么呢?他其实找了几个所谓的替罪羊,股市大跌哪一条法律规定不允许做空中国股市?

      法无禁止既可为,法无授权不可为,高管机构全部跑,这种股市不跌才怪。

 

孙承龙:

      股市暴跌是必然的。针对咱们讨论的问题,中信证券骨干陨落,这些人有一些内幕,这件事情您怎么看?

 

宋立欣:我要说的话就是替罪羊。

 

顾清化:

      宋顾问留了一个问号,我针对他的问题我想说一些事情。刚才宋顾问说暴跌是必然,我认为不是必然,是人为的。有人说过看一个国家经济的时候的确要看一线城市,特别是首都。人家说搞投资在某个地方应该去坐公交铁、地铁,到处走一走,北京人或者在北京生活的人,每天都是面带笑容,特别蓝天来的时候大家高高兴兴,咱们行业内推候选人的时候工资一直在增加,从来没有听说要降薪,有些工程师年薪3050万,这怎么说经济不好,经济不好就业很困难,需求量越来越大,证明中国企业在发展、在进步。股市做空就是人为的,中信证券第一次证券引入中国就是不能做空,做证券有义务去维护,更重要不能发国难财,抓他们只是一个开始。特别是三令五申情况下,他带头表示结果玩的又一套,不仅要抓,甚至还要严肃的处理,这个更严重,应该是罪加一等。做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咱们有一次开会林总说过,你成为亿万富翁更多是社会的责任和义务,对一个国家来说爱的是一个国家,让这个国家繁荣富强,不是发国难财,国家没有这条法律到了这个阶段你没有这样觉悟何谈自己是精英。刚才说精英陨落,以后和候选人沟通的时候,更多陪伴他们成长的时候也要多劝他们走正确的方向,到某一个公司到某一个职位,我们要提醒他干正事,这才能够发展的长久。

      今天的话题目前是比较热点,中国人承受人很强,赔了这么多钱,为什么抓配资杠杆,就是因为他祸害人,一分钟不除,下一分钟跳楼的人很多。为什么国家壮士解腕整治这个事情,因为会祸害老百姓。刚才宋顾问说了数据,前几年中国的数据大家都不相信,我认为这几年中国数据一步一步在真实。以前从党委到下边都在虚假都在腐败,现在从上到下搞政治,数字是越来越准确,数字和以前假数字对比外国人看到下降,我反倒看到中国自我调整,应该更完善、在增强。有人说股市怎么着,一个国家股市不能和证券公司和证监会坑你钱,这个没有必要。有一次开沙龙的时候咱们提到这样的问题,“双创”更多让大家有一个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大家的创造力,永远是一个好事,不光是中国,特别是在美国,大家说到为什么要去美国硅谷,因为到哪儿有想法、有技术就能够拿到基金投资有人帮助你,中国没有这样的平台,但是中国在做这个事情,现在抓这批人有一个严酷的法律,肃清之后才能茁壮发展,就是让他们疯狂,疯狂才能发现问题。为什么拿中信开刀,中信黑工商银行已经罚数百万,已经取消良好记录,今年总经理被抓了,大家可以想像绝对是有问题的,只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前一段时间网上曝光他已经携款逃到美国,当然这几天也没有露面。我们职业经理人到了一定阶段他认为他无法无天,好像要跳出这个圈子,总认为这个企业以他为大,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们工作当中,对人选要沟通,客观提醒他,真正的朋友是提醒他,提醒自己朋友不要犯错,提醒自己老大不要犯错,这样才能更好愉快的生活。坐在公交车上的其实他们很开心,中国经济是没有问题的。

 

孙承龙:

      清华顾问很看好中国经济的发展,线下人才断层满足不了国家发展的需要,这一点看出来经济不仅没有走向颓势而且蓬勃发展。衡量人才标准要重新评估,看是不是有正气和正能量。国家冒着股市大跌消除假精英,更能体现壮士解腕的气魄,体现国家有决心把国家经济做好,甚至还分析是不是有可能走了一步以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的棋。

 

刘利家:

      我没有二位先生考虑那么深,中国金融内部的合规性有待于规范,可能还不太规范,我原来是新疆德隆,我虽然在金融企业呆过,但是我是做人力资源出身,对这些比较了解。第二个问题,中国贫富差距比较大,利字当先有情可原。第三个问题,现在整个中国职场不是太规范,从我1987年参加工作到现在,由不规范到规范,已经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已经经历差不多有20多年,我参加工作已经将近30年,一个是职业操守,一个是道德规范,一个是合规性,这个人的能力、价值、品质和所有取向要基于见面几个条件,这样国家合规性越来越规范,职场也越来越规范。

 

程偏偏:

      就这个问题刚才顾先生说的中国经济发展很好,我是比较支持宋老师说的,全球经济下跌,股市大涨非常不正常。工资没有下跌反而涨,物价也在上涨,泡沫经济是看不到,大家看到那么多公司都在倒闭,股市涨不正常,跌才是正常的。中信证券骨干陨落就是找替罪羊,整治高管比较好,整治股市的风气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没有好也没有坏。

 

孙承龙:

      你也不看好现在经济的走势,也讲了股跌的必然性,现在整个经济形势泡沫经济,只不过这种结果显现出来的。现在已经不好了,甚至都很不好了,再不好也就这样了,往下再走下去应该有一个希望往好的趋势走。

 

程偏偏:否极泰来肯定到一个点,中国和世界相比还是往上升。

 

顾清化:

      全世界一直是在涨,中国跌的时候他们也在涨,你说大跌前段时间有那么几个交易日,整个欧洲美国一直在涨,特别是欧美近期在大涨。

 

吴欢:

      我是第二次来参加沙龙,之前听四位都在说国家的法律法规,关于我国资本运作的市场特别不合规,我觉得应该为中信证券说一些话,中信证券是第一批把证券引入市场,中信证券难以学到优秀的地方,这个过程中他们做到很多优秀的地方,这个毋庸置疑,中信证券在国外探索的时候,把利率和佣金点降的特别低,希望引进国外资本运作公司进入我国市场,帮助我国发展真正的资本市场。这个过程中确实不乏心地不良资本家操控我国市场,中信证券四个巨头被抓了之后,首先是中信证券老鼠仓,我肯定是同意的,徐刚肯定是掌权人的角度,他运作1200亿资金他肯定知道内部,老鼠仓毋庸置疑。他发展的时候引来不好的地方,对冲基金不断恶意做空中国的市场,8月份证监会把承保基金深圳帐户暂停交易。这方面来说中信证券虽然四个人被抓了,他们所做的贡献是毋庸置疑,不断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做出错误的举措,中信这四个人被抓的时候,所有交易员都在想一句话,徐刚都被抓了,还有比徐刚更知道中国资本市场的人吗。第二个问题,玩钱的金融精英,如何避免掉进“钱眼儿”里?这个是自己性格使然,你是只看中利益的人不可能改邪归正。

 

孙承龙:

      中信证券是第一批应对国际资本挑战的平台,过往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第二个观点掉进钱眼儿是本性使然,能什么方法和措施避免掉进钱眼儿里。

 

潘新民:

      三个问题我分享两个大的解决方案:

      第一个,如何看待这个东西?中国不管是经济还是资本市场,他应该顺着大的趋势在走,美国也经历过这个时期,日本也经历过这个时期,具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在必然性是一个大趋势,偶然性可能有一个或者两个,或者这个那个的诱引,中信证券不管是抓一个典型,或者是必然的,或者特殊的评价和定位,终究是发生了。我们感觉这个问题对咱们平民老百姓来说就是不该发生。

      第二个,结合职场人才测评,大部分人无外乎四个字:功名利禄。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职业发展方向,也有不同的定位,我们在管理这些人、安放这些人、使用这些人,就应该有所引导,有所定位,有所协调。我非常在乎名,我不在乎利,放在利发生的地方。如果不在乎名,就放在更相匹配的地方,功名利禄可以区分人才,这是人才测评当中第一点个人价值取向。针对功名利禄刚好有四个解决办法叫威逼利诱,威就是定制度、有监控体系。内幕交易到底有多少种,不可能内幕交易一棍子打死,国家没有规定国家做相反的事情我们没法去评价,我们应该允许,定法律也有合理利用的问题,我们不叫逃税,我们叫合理避税。我们期望中国资本市场和监管层学习走过这个阶段的国家和政府,提前挽回一些损失,对我们来说这些路必须要走,这个河趟不过去,下一个河依然要下去。利和诱,咱们有印钞机,他们把大量钱偷回家里,他们几代人国家一切包了,看见那个东西就是简单的产品,现在养鸡没人吃,看见都烦,这些方面是不是有一些引导。包括我们的培训,我们做一些规范化的引导,他也可以威逼利诱,引诱而不是诱惑。利就是高薪养廉,国家队给你1200亿,达到一个什么目标,我给你什么东西,如果在乎名,我让你出很大的名,如果我在乎功,你就是国家的智囊团,我在乎利,你缺500万我就给你,如果能够成功你值这些钱。

   

孙承龙:

      不管什么原因,导致自己陨落的事,涉及内幕的事在民间来看就是不应该。价值取向或者标准功名利禄这四个亮出来了,还对利益驱动的方法怎么应对掉到钱眼儿里这件事情,感谢您的分享。

 

周亚光:

      前年的时候咱们讨论过光大乌龙指,程式化交易,出现了很大量放量下跌。这一次下跌有一定原因,我们通过简单的测算6月份到前一段时间中信这波人出事的时间,下跌的过程中A股总市值缩水将近5万亿美元,这波救市过程中国家一共花了1.5万亿人民币,折合2360亿美元救市,21家券商中信证券作为龙头券商,他也是咱们国内券商一哥或者投行的一哥,之前他还不排不上,2003年之后在徐刚带领下经过不断兼并重组后来出来了。中信证券之前有一个董事长叫王军,王军业内很多人据传是王真的儿子,王军接了荣毅仁搞中信集团。徐刚有一个顶头上司刘乐非,刘乐非他是中信证券副董事长,他是刘张维的儿子。去年量化基金投入中国市场,当时做多中国,这一次过程中,资料里面提到中信证券旗下四大营业部都在北京,四大营业部给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他买多的过程中,除了护盘大盘股买了一些业绩不是特别好,基本面没有反转的股票,股票大量拉涨停一根均匀线就跑了。有人说为这些股票来买单套利了,让庄家获利了,别人接庄了,私人利益集团为他们接庄了,美邦服饰连续纺量涨停之后迅速大的均匀线就下来了。这一次公安部入驻资本市场大盘开始上涨,直接进驻两个公安部副部长,这一次带走八个人涉嫌刑事,涉嫌刑事不是那么简单。财经的总编王波明,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他俩是亲兄弟,之前外交部副部长的儿子。这里面肯定不是一个市场的行为,肯定有一些权贵集团,这一次在网络大潮下,微信朋友圈不断的转发这个事情被扒拉差不多,跟2006年那一次差不多。最早这一波人就玩过一次,2008年这个事情不了了之,大概50万的投资者直接血本无规,2012年这一届政府上台之后这个事情被扒拉出来。这一次干好枪口上,国家队要救市,实体经济运营不是特别好,地方政府要解决地方债,推动股市上涨重拾市场信心,把老百姓手里钱圈到资本市场,通过资本市场反哺实体经济,让实体经济迅速起来。这一波行情去年没有来由就上涨了,今年年初我们看到刘姓常委主管中国宣传,这个过程当中这些人配合着发了相关的吹牛问题,说4000点是牛市的起步,忽悠老百姓都进来了,再加上两融的问题。这些人负责资本中介,类似于两融业务。券商里边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固定收益部、研究部和总经理办公室之间有防火墙,他的信息不能沟通,这些人蛇鼠一窝。上一次50万人,这一次更多人受影响,刚好赶上93日阅兵,92日大盘下跌,国家队来救市,拉着银行股开始翻红,最终趋于平盘,以前做股票和机构与机构之间博弈,现在权贵集团和权贵集团博弈。对于咱们来说,老百姓看到金融行业无间道,这些人本来救市,救了半道不救了,救朋友去了。现在已经暂停成保投资旗下上海交易帐户暂停交易三个月,2011年帐面余额5000万,731日帐面余额已经超过10亿,股东中信证券旗下的一个公司中信联创。

      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看到一点,通过这一次大盘下跌,千股跌停,经过这一次之后,大概在未来一个月到两个月左右时间,快的一个月会引入国外停市机制,咱们这边叫熔断机制。美国标准普尔下跌超过7%,直接股市停市15分钟,咱们国家有涨跌幅限制,大盘前股跌停,没有飘红股票,飘红就寥寥无几,基本上没有流动线。这种情况下国家针对沪深300指,上证50指数和上证指数,把上海和深圳具有代表性权重股票成立沪深300指,沪深300指的股票上涨或者下跌的幅度达到7%左右的时候,咱们目前商定要停市半个小时或者全日停市,每一个交易日只停一次,目前商定的一个结果。通过这一次以后,我们要看到一个积极的地方,我们回顾两年前当时讨论为什么让王岐山任中纪委书记,金融这一块千头万绪,这里面人就是跟钱打交道,反复这么多一直没有金融反腐,金融里边大老虎一直都没出来,通过这一次事件可能会揪出背后小老虎、大老虎、老老虎,这是我们要看到的事情。通过这一次大盘暴跌对投资人和普通股民也有一个惊醒,大家不要借钱炒股,有很多人直接爆仓,自己200万,借了800万,14的杠杆,直接跳楼自杀。跳楼自杀很多新闻没有曝光出来,这是我们需要看到的。现在自媒体发展太快了,所有的藏污纳垢黑暗和暗箱操作的事情,慢慢要么更隐秘,要么就减少了,这是我们需要看到积极的一面,更多也是一种政治力量的博弈,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关于第二个问题,玩钱的金融精英,如何避免掉进“钱眼儿”里?每个人想法不一样,刚才这位老师提到功名利禄,我们一直提钱权色利情,金融行业接触钱很多,你可能会眼红,如果没有自己的底线到最后还是会享受一些牢狱之灾,享受这个之后,你的德行跟不上,拿了太多其他人血汗来做这个事情,最后这个钱还不是你的。前几年我还做二级市场的事情,后来发现在中国做二级市场基本上老百姓的钱,你要想赚钱太难了,机构赚那些钱都是老百姓和散户的钱,中国畸形的股市上市公司铁公鸡一毛不拔,老百姓想通过分红股利来赚钱肯定赚不到钱。发现这样一个思路,我们毅然决然从二级市场出来,现在主要做一级或者一级半市场这一块,或者做一些股权投资。如果避免掉进钱眼儿童,最简单给自然设置一个安全闸,自己给自己设,往往自己给自己突破了。上一次王小路过程中就是100万,这个记者为了100万做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不会,他有其他压力或者其他力量迫使他做这个事情。徐刚这个人他在去年年收入502.42万,出事之前持有中信证券87万股,一股20块钱算也有1000万,这样人年收入500万,做这样的事情不是钻到钱眼儿,肯定有其他的事情。我们讨论这个事情考虑钱权色利情各个方面考虑,我现在是中信证券总经理,我想要做更高,不知道这个人有什么样的背景,王东明只是属于前台一个人,中信证券最年轻的人就是刘乐非,也是最有实权的人。

 

孙承龙:

      国家队应对的时候遭受到权贵集团各方面的压力,国家反腐解决股市没有流动性,国家宏观调控深入到金融的领域里来,具体更深层是哪个领域的博弈,有可能政治的博弈。怎么避免掉进钱眼儿童,讲了一个新的价值取向的标准,讲到自控力、德行和设定底线。

      我们进入到下一个环节,针对每一位嘉宾发言有不赞同或者自己想补充和突破的观点,这个阶段可以尽情的讲,没有争议不可能进步,当中出现一些观点的碰撞这绝对是有利于我们脑力激荡,也是大家来参加沙龙提升自己的一个目的。

 

刘利家:

      我补充一句,我比较赞同这位先生说的,表面看起来是经济结构或者经济上的一些现象之间的交易冲突,背后是一种政治力量的博弈或者对抗,让我感觉到在中国做什么事都比较难,引发了另外一层意思,做什么事会有一些风险,风险很大,玩得起就去玩,玩不起就别玩了,这是一个切入点和导火线,由此引发了很多问题,怎么去投向社会或者在工作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能够准确的去沿着人生轨迹职业发展方向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这三个问题归结到一个问题,国家怎么去进行风险控制,因为这个事情以后还会发生,这波人各种姻亲关系被砸下去了,另一波新生力量又出现了,又会出现新的矛盾,新的矛盾又怎么处理和面对。人的一生一天到晚不断跟矛盾打交道,一天到晚老是在博弈,特别是像我这个岁数,50岁的时候,把什么事都看的很淡,跟2030岁年龄看问题方法差距比较大。这位先生讲了很多,我也是看到了很多现象,看到了很多问题。跟我一块开会原来在德隆,突然就被抓了,我心里也很不舒服,这种企业我是碰到过,而且都是一块开会的人就被抓起来了,新疆德隆是我第一家企业,我是北京人,我去外地第一家企业,第一家企业把我作死了,去的时候很轰轰烈烈,我在浦东南路工作好几年,感觉那里面官僚体系很严重,我最早在通用,完全跟外资企业不一样的模式。中国很多的事情跟政治千丝万缕的联系。

 

周亚光:这两家都出事了你是如何全身而退的?跟你一块开会的人都进去了。

 

刘利家:

      那会儿还不太规范,据我所知原来不涉及高管被抓,大概2013年、2014年。当时德隆出事是2004年,出事之前融资我就觉得很不舒服,一降工资我就要撤了,跟刚开始约定差距比较大,我还在哪儿干嘛,我肯定考虑比较成熟全身而退。我在这几个企业里,都是在出事之前走的,对我这块影响不是太大。为什么呢?第一,我不是做业务。第二,我不是新疆那边来的。德隆33个股东,全是新疆过来的汉人。当时政策没有涉及到这儿,他这边基本不会影响到我。

 

周亚光:两个都是在没有出事之前提前预估了?

 

刘利家:

      第二家企业已经出事了,我最后还有两三天答应董事长工作两三天,突然我感觉到办公区来了两三个很形迹可疑的人,我很不舒服,当时我是来了一个人我就要问,问完了以后,很多情况我不知道,深圳市出版局把我拉到另外一个地方把公司情况说了一下,我是半截进去对公司背景不太清楚,最后也出事了,也是出事之前我走了,我走了之后这个公司查封了,这是2012年年底到2013年就查封,很多进行劳动仲裁,那个公司要给补偿。这两个企业给我的感觉干什么都没劲,姜总忽悠我半天到深圳,我从合君创业出来觉得董事长看得起我,直接飞过去,弄了半天出了这么一个事。德隆也是这样的,德隆面试经历6个月,我已经拒绝了,唐万新亲自给我打电话,我才过去了,不去不行了。他看重的人这个人必须得去,没有商量的余地,还有这样招聘的,弄的我很不舒服。唐万新就说两句话,刘利家准备好了吗?我说准备好了,那就过来吧,根据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就是老板说话,我就过去了。合君刚刚开始成立没多长时间,刚开始合作,跟人大很多老师合作。我到51岁感觉到干什么也就这样了,尤其今年效益又不太好,今年整个大环境不是太好,可能很多先生比我更清楚,这里面有一个什么情况呢?我从成都这家咨询公司,包括电信、移动、国家电网这些电力集团,董事长告诉我越是不景气的时候越是猎头和咨询生意最好的时候,这是他告诉我的一个答案,我觉得做咨询有点前途。我从德隆出事就做咨询,就觉得很累,一天到晚跟客户解释沟通,干了十来年觉得特别累,而且很辛苦,我不是专业做猎头,猎头和咨询区别还是很大,有些业务模式差不多,都跟客户打交道,包括培训。目前培训产品需要创新,咨询公司不进行改革创新肯定要死掉,现在吃老本还能吃多少年,说完就完。通过这位先生刚才说的,自己的人生定位,你这一生到底想干什么,这一点很重要,人生应该是可以设计的。

      第二点,如何处理好学习、工作、生活三者之间的关系,往往三者会发生一些冲突,作为一个社会人、自然人怎么协调好这个关系,怎么样去让学习为工作服务,让你的工作为生活服务,这种是递进关系,别到时候学的不错,身体一塌糊涂,跟陈景润似的全身都是病这肯定不好。工作也是急功近利,最后不管什么钱我能捞就捞,最后可能就是牢狱之灾。关键你的选择是什么,1987年参加工作哪有功负选择专业,你想干什么,学市场营销不想干学人力是不行的,那时候人档不分、人户不分。多亏了北京人事局人才流动中心才出现人才流动。中关村就是四家企业“两通两海”,整个把中关村全给占了,后来才出现联想,然后才有新浪、搜狐、网易,新浪也是从四通立方过来的。现在干什么呢?要把人生的定位要好,究竟这辈子想干什么。第二,要处理哈学习、工作、生活的关系,怎么让学习为工作服务,让工作为生活服务,不要异想天开,不行我这辈子必须得当总理,定目标没有错,定目标一定要脚踏实地,别把自己人生目标定的太高,其实太高最后摔的特别惨,你的期望越大最后失望越大。中国区人才资源副总监也党过,大学副校长也干过等等,该干的职务都干过,职位并不是特重要,权力是自己争取来的,权力、责任、风险是等同,想要多大权就要担多大责任,就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否则就不要那么大权力,权力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企业做管理对权力、责任、风险其实看的很重,职业经理人到企业就要权力,其实这是一种误区,权力越大风险越大,最后玩不起最后就把自己玩死了。

 

孙承龙:

      您亮人生的阅历,刚才对事务的看法让我们感觉到50知天命,对很多问题的描述让我们受教了。我也说人不同的阶段诉求不同,特点不同,在座的好多年轻人,肯定对刚才的观点也有看法。

 

景少蔚:

      我结合主题谈一点自己的想法。刘总说到一个主题意思表达的很好,我接着再谈谈我的意思,大家应该都听说过王阳明知行合一,蒋介石、毛泽东都非常推崇,很多近代很多人非常推崇,台湾阳明山跟他有点类似。最核心的理念每个人在自己意识里面或者身体里面,每个人都有一个神在支持,这个神就是天神灵气,每个人都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悟的时候都会悟得到,这种知识我们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确实客观存在的。我们顺着这个灵性和意识就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比如说杀人犯或者犯罪的人,自身正确的理念会做出斗争,人在犯罪的时候自己为什么眼睛充满血丝,他想打人、杀人、骂人,这时候正能量和负能量在斗争。刚才刘总说到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这样才能够达到身心合一。国外经常讲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家庭和工作要平衡,自己跟周围要平衡,人与自然和谐的平衡。我们对待金钱或者名誉、地位,我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兴趣爱好跟我周边想获取这些东西,或者已经占有的东西,或者我想占有的东西,或者我以前占有的东西这样的一种平衡。每个人他的能力主要来源于先天性,比如说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出生就有很多优势条件,但是出生在偏远农村就没有这个条件,先天的东西是有差别。后天也会经过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努力,有人不断的努力,有人往正道上不断的努力,有的人走下坡路,有的人走上坡路,每时每刻调整自己,自己能驾驭和平衡的东西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我们能做的就是根据自己能力有多少我们做多少事,能力达到很高的进步,你去希望得到什么东西不会有问题。能力没有达到那么高,你去做实际上就是冒险。有的人更厉害,少林寺能力达到极高但他做平常的事,他们这样很悠闲。这个事情爆发不是一天浪天的事,是长期积累的事,他感觉到不平衡,眼睛里经常会出现血丝这种反映,可能抱着侥幸的心理。我们每个人借鉴意义不断的增强自己的能力,扩充正能量,提升自己驾驭的能力,从而达到人与自然平衡和协调,可持续、健康、长久的发展。

 

孙承龙:

      刚才说您是少壮派,听完了您发言之后重新给您做一个定位,听完了您的发言才是真正触动我的心底。人无论是什么行为扭不过自己三寸良心,做违规的事情必然有一番争斗,越是一流科学家越是顶级人才越不是无神论。咱们进入下一个环节,每个人用30字以内总结今天参加沙龙的感受。

 

周亚光:

      预计20158月减大底,20158月到2017年是大牛市,20179月上证中指突破1万点,工行、建行、招行连续出现20个涨停板,20179月大跌。

 

张敏:

      非常感谢大家的分享,第一,厚德载物,知行合一。第二,年轻人应该对金钱追求的度。第三,人生定位选择和规划从现在做起,并且要合适到位。

 

吴欢:股市是有本事人的提款机。

 

顾清化:

      良师真友,要敢于直言相劝,无论政治阴谋还是经济,无论是自己言行合一,环境决定一切,你有一圈朋友,人以类聚,这样一圈朋友在一起,劝自己的老大,劝自己的朋友少做坏事,如何快乐才是关键,不要做一些放大的事情,作为承受不了的事情。忠言逆耳,职场中和官场中,跟自己朋友和领导说一些有见解的事情,不要搞小团体和联盟,这样没有意义,应该如何帮助朋友提升进步这才是关键,职场中和今天话题就是良师真友、忠言逆耳。

 

刘利家:性格、关系、情面、成长环境是决定这个人将来走什么样的道路。

 

程偏偏:股市不管是熊市还是牛市,肯定有赚有人赔,不懂情况别炒了,年轻人别炒了,像赌博一样。

 

潘新民:在这里还是比较开心,也能感受到快乐,感受到成长,感受到提升。平平常常这也是生活,也是工作,挺好的。

 

景少蔚:咱们本来做猎头,能够持续搞沙龙,没有一直未了做猎头而做猎头,这样就是可持续的,挣钱是水到渠成的事。徐刚他们这些人能用这样方式做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真正能够走远不是很短视的。周总说到股市到2017年的时候冲到1万点,我是认可的,我听过好几个人说这个事情。都是有理有据,应该好好关注一下。

 

张晏溪:平衡和辩证,任何事务都是有利有弊,带来多大的成就就会带来多大的消耗或者损失。你留在这个位置,也有可能被这个位置讨论。

 

 

 

联系我们广告服务免责条款设为首页企业邮箱
-